攀桃李兮不忍别

留下触不到的可惜,陨落下了我们的回忆。

言多必失,不要得意忘形,珍惜现在拥有的,加油,努力。

樱桃不是小清新 • NMB :

写给妈妈的第一封和最后一封信
其实我十年前就想写这篇文章给你呢,却因为种种事扰一直没有动笔,而现在认真提笔写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再不写,就不会再有机会写呢,就像你再也不可能出现在我生活里一样,
妈妈,从我一出生我就这样称呼你,其实我真正能熟练说话走路的时候是叫你阿姨的,当时的你因为工作原因把尚在嗷嗷待哺的我留在了外婆身边,一留就是两年,所以当我三岁再见你的时候,我叫你阿姨,后来我也不记得我又是怎么慢慢接受你作为我的母亲的,那是一段不好的记忆,记忆里你和爸爸总是忙于工作,总是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直到上幼儿园为止。
对于你过去你很少和我提起,印象中好像只有一次大概是在你生病前和我说起过你的童年,我只记住了,四合院,水磨石地板,中跟小皮鞋,旗袍,生日蛋糕,玛瑙戒指,这些代表你幼年家境殷实富足的关键词,这些童年的经历也就造就呢你对生活中各种小细节的挑剔和执念,以及难于妥协的性格。
后来由于外公的突然病重,家境逐渐败落,你不得不小小年纪一个人只身来到云南支边,也许是缘分吧,你认识了北方来昆支边的父亲,你们选择了在一起,然后有了我们。可惜他没有陪伴你到老,而是在正当壮年的时候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那年我10岁。
对于你的人生的陈述就此打住吧,我怕在描写和整理你人生脉络的时候反而丢失呢你对于我的意义……。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你的性格、你的身体面容、你渗入我生活和灵魂的点点滴滴,你对于我而不是对于其他人的特殊性。
你是那样的任性,固执,即使结了婚有了孩子也没改变过,你从来都是家长的气派,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对不起,即使真的是你错了,你自己也知道,你最多也只是眨巴着眼睛压低了声音说话……。你是家长,你从来没有错,有错也都是我的错,呵呵,你就是这样固执,在父亲离开的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你心情总是不好,总是很容易生气,你的所有发音里,也老是那几个z;c;s;r;那几个尖锐刺耳的咬舌音,要是在朋友家玩耍,回家晚了,你可以一点不顾我颜面,当我朋友的面挥拳打我。就这样被你打大了,大到终有一天我抢下了你本来用来打我的衣架差点就挥向你的时候,你才意识到我长大了,那时我已经16岁了。
你喜欢做隔夜的汤煮的饭,我们称它为烫饭,因为简单易做,又加上你常常在外奔波很晚才回家,这种饭成了我们通常情况下的早饭和午饭,如果做多了,甚至要吃上好几天,那个时候我拉肚子也是常事,慢慢的肠胃被锻炼出来了,现在随便怎么吃路边摊都不会拉肚子,真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你对一切电子产品都不能应用自如,总是喜欢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对待那些电器,教你使用遥控器都用了很长时间,你总抱怨我不愿意买智能电话给你,后来买给你呢,你也只会用它接听和拨打电话,,即使这样也还经常不小心按成静音,我每个星期都要帮你调回来,你怕麻烦,一切事情一旦繁琐复杂就会让你不开心失去兴趣,呵呵,以前很不喜欢你这样,觉得你没有耐心,后来发现我也慢慢变得和你一样,讨厌麻烦,琐碎,做事情简单粗暴。
你习惯晚睡,总是把所有事都放在晚上来做,即使没事做,你也要看完所有的电视节目你才睡,我小时候一个人时总是睡不着,又不敢叫你陪我,怕你嫌我烦,就睁着眼睛一直等你忙完过来睡觉,等你过来后,我就装睡着了,后来长大了,一个人睡的时候,就必须开灯才睡的着,那盏亮着的灯仿佛化身成了喜欢在半夜忙碌的你。
你那个时候为了抚养我们,为了生计,要到离家很远的城那头去打工,替人买衣服,每回下班回到家都很晚了,天都黑了,我经常去你回家必经的路上等你,有时候等了很久都不见你,会担心你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比如被车撞了之类的,就会急的哭起来,还好你每回都安全回来了
你在一个人抚养我们的日子里卖过贴画、卡片、小文具、玉兰花、凉拌菜等等,每回都要走上很远的路去做买卖,你的手和脚都变形呢,每天也只能赚几十块钱,这种日子直到你再婚才结束,该怎么说我继父呢,那种会在离婚的时候把我们用过他的钱的每一项都列出来、会把我的牙刷悄悄用来刷马桶、把好吃的藏起来,另一方面却爱看麦田里的守望者,教父,的人,阴郁而可怕,还好你最终离开了他
在我少女的叛逆期,我都以为我不爱你呢,甚至觉得你讨厌,如果不是那次你和我大哥的朋友一起打电话找我,我都不会意识到我多爱你,当之后我大哥的朋友在闲聊中取笑你当时打我电话没打通,然后电话自动切换到语音留言的时候,你本来就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然后以为语音那边的女声是我朋友然后居然和电脑喊话了半天的时候,我忍不住了,我大骂了他一顿,骂完我才意识到我还是那样在乎你……。
可惜所有的事都会有个结尾,只是你的结尾我还没准备好,一辈子都准备不好。
前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你的房间的灯还亮着,突然以为你又回来了,都没有反应过来你已经不在了,只到打开你的房门发现只是我前一天忘了关灯而已,才真正那么清晰痛苦的意识到你是真的离开我呢,不会回来了,那个你生病时因为弯腰困难而放在水机面前的椅子还一直在水机前面,也许那天你回来了口渴了想喝水,还会需要吧,你不会真不回来看看了吧。
终于还是梦见了你,梦见你和我哥都还在,还像以前一样那么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既不愿住我这,也不愿呆在我希望你们呆的地方,也不听我说的任何话。你们两人合起伙来好像在故意为难我,就在梦里的我终于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梦醒了,突然感觉自己好孤独,好无力,真希望这不是梦,是现实,如果真的是现实,真的可以再继续,你们可以比梦里比以前更矫情更讨厌十倍都可以,随便你们怎么对我都行,只要你们不离开我,在我身边,你们怎样都行……
我真的要习惯你们一个个离开我吗?我亲手敲碎呢爸爸的、哥哥的、你的骨灰,却都没有在你们一息尚存的时候见你们最后一面。难道只有我也离开人世的那天我们才会相聚吗?突然感觉很冷,从内到外透出来的那种冷,知道吗,昆明今年下雪了,很冷……。


评论
热度(170)

© 攀桃李兮不忍别 | Powered by LOFTER